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【美丽新世界】(20)作者:kkk3k
【美丽新世界】(20)作者:kkk3k
字数:7210


            (二十)公公的日記本

  「你真棒……」

  良久,依偎在我懷裏的陶醉呢喃著,尾音拖的很長,很撩人,帶著極度歡暢過後的慵懶。

  我咧開嘴,無聲微笑,即便是曾經健康的我,也從來沒有想過,有朝一日會有一個女人誇贊我的性能力,而且是這麼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女!

  尤其是在得知自己「性功能障礙」後,我更沒有想到,只要丟掉了思想包袱,接受「NTR重度中毒者」這麼個身份,我竟然脫胎換骨,變成了貨真價實的「猛男」了。

  「你……你在笑什麼?」陶醉側過臉來,風情萬種的白了我一眼,我看到她雙頰上的紅暈依然沒有褪去。

  「沒……沒什麼,我就在想,平時那麼端莊大方的OL,在床上原來也……」
  「也什麼?」

  「也這麼放蕩……」和她攜手共享了性高潮後,我感覺到兩人之間再無隔閡,所以現在平日裏都不敢說的話,我都可以傾吐而出。

  這不是我有意去挑逗這個美女,確實是剛才她就像一個女騎士一樣,癲狂的在我身上馳騁,絕對想不到她平日裏端莊大方OL的模樣,看來真的是饑渴了很久啊!

  我的新世界徐徐展開在面前,對她,豈不也一樣?

  果然聽到「放蕩」這個詞,陶醉渾身一顫,卻也只是半重半輕的捏了我一下,她埋頭在枕頭中,模模糊糊地嬌嗔:「討厭!」

  也許是我的錯覺,我突然發現,此刻在床上與我打情罵俏的陶大美人,似乎一下子變成了另一個人,比如剛才她說「討厭」時候的嬌羞,之前我從未在她身上看到過,可能……現在這麼嬌媚的神態,正是她大學期間的樣子呢!

  一想起大學期間的她是那麼的風姿綽約,嬌媚動人,果真價實的是男生們意淫中的性感女神,我的喉嚨裏好像就點了一把火,真是想不到如今的端莊OL曾經也……放蕩……過啊!

  突然我想到一件事,拍拍她赤裸在被子外面的光滑脊背,有些慌張的問:「剛……剛剛我射進去了,不要緊吧?」

  她從被子裏探出頭來,飛來一個白眼,「死人!現在才想起來,剛才……剛才弄進去的時候怎麼沒想到啊……不要緊啦!今天是安全期!給……給我到點水……」

  我趕緊屁顛屁顛地跑了出去,倒了水,要水喝,呵呵呵,看來這熟透了的尤物真的被我榨幹了呀,我有些自豪,哈,難怪難怪,剛才她下面出了那麼多的水,肯定是脫水了啊!

  雖然每一個細胞都在訴說著快樂,但是我知道我們之間還隔著一件事,那件事……總是要說開的。

  我剛才在床上的表現可謂是「如有神助」,這個詞用在這裏很是貼切,那並不是我本身的能力,而是借助了外力,我竟然憑空想象出了一個男人,陶醉的公公,他和我一起,完成了這一次顛覆我和陶醉認知的性高潮。

  可是,高潮過後,陶醉會不會尷尬?雖說是假象,但畢竟是「公公與兒媳」
  之間的禁斷之愛啊!我不知道她此刻有沒有想到這點,借著倒水的機會,我試圖捋順思路,想著可能的應對,可就憑著我這樣不善言辭,不擅機辯的能力,想也是白想。

  我拿著一杯水,滿腹心事的進來,卻看見剛才還玉體橫陳的陶醉已經重新穿好了衣裙,整整齊齊地理好了淩亂的床鋪,她一襲標準的OL裝束,上身白襯衫,下身一步裙,正端莊的坐在椅子上,我一時有些恍惚,很難把現在她這幅「世界五百強外企單位部門幹練女經理」的模樣,和半個小時前那種狂浪不羈的淫亂少婦聯系起來!

  陶醉接過杯子,斜眼看了我一眼,喝了口水,說道:「我知道你想說什麼…
  …「

  我正不知道該怎麼開始這個話題,想不到她倒很大方,主動起了個頭.
  我如履薄冰般的坐在床角,說:「我也很苦惱……自己的這種……情結……」
  「苦惱?」陶醉的聲音裏有些好笑的意味,「剛剛我可沒有感覺到你的苦惱……」說完似乎有點不好意思,俏臉上剛剛褪下去的潮紅又泛出了一點.

  可能她也在回味剛剛爽翻極點的性事吧!從她欲說還休的表情來看,這種舒爽程度,應該絲毫不亞於她死去的丈夫帶給她的!我不由得有些自豪,卻又故作苦惱狀:「只是這樣一來,每次都需要你的配合……」

  「每次?」陶醉哼了一聲。

  我忽然註意到自己說錯了話,陶大美人肯紆尊降貴,「施舍」一次性愛給我,實在是我修了八輩子的德,祖墳冒青煙,雖然相信她也爽翻了,畢竟她自多年前丈夫去世,對於這個如花似玉,熟透了的番茄的少婦來說,也是饑渴難耐,但我這麼毫不掩飾的說出來,還是讓她有些不滿.

  我連忙解釋道:「我是說,如果有下次……如果……」

  陶醉捋了捋鬢角處微亂的秀發,「先別說這個,大郎,你這種情況……和我以前的丈夫是不一樣的。」

  「哪裏不一樣?」

  「你好像……比他嚴重的多,不想那些事,你居然……居然不能硬起來,他從來不會的。我們大學期間是把這種性癖當成是……嗯……甜點,飯後甜點而已,你呢,簡直是把NTR當成是主食了!」

  她說了這話,看了看我,似乎在想這話會不會傷到我,其實她大可放心,我自卑慣了,斷不會因為這話而傷心,況且她說的是實話,要是沒有那出人意料的陶醉公公的電話,也沒有這場從「頭皮爽翻腳趾尖」的魚水之歡.

  有付出才有收獲嘛!

  這點,我懂!

  她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,「不過……要是真的……真的如你所願,你煥發出的能力,簡直……簡直是脫胎換骨,這也是他比不了的。所以說……」

  她總結到:「你的情況嚴重的多……」

  嚴重就嚴重吧,我又不在乎……我垂下頭,做出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,實際上眼睛正賊溜溜的看桌子下她白嫩的雙腿。

  她穿的是工作套裝,下身是一條不算太短的一步裙,但是因為坐久了,她又有些心神不屬,所以裙子一直在向上縮,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,誘人的大腿幾乎四分之三都可以看見,如果……如果角度再低一點,恐怕連內褲都能瞄到!
  我又不由得想起昨晚在甜品店裏,她的春光外泄,當時向後高高地撅起屁股,從連衣迷你裙下不小心露出內褲的她,簡直就是當時在場所有男人的極品甜心啊!
  「你……在看什麼呀……真討厭!」她突然察覺到了我的行為,一手遮在雙腿間,一手把裙子向下扯了扯。

  被她抓了現行,我卻沒有半點羞愧,現在我知道,眼前這個端莊大方,兼美艷絕倫的少婦,其實在床上,是在是個天生媚骨的尤物,我仰起頭來,看著她的眼睛:「你剛才在床上說的事情……是不是真的?」

  想不到我竟然會這麼直接的發問,陶醉也是一怔,想要發怒,我卻從她的眼神裏更多的讀到的是驚慌。

  我於是用很堅決的眼神,平生第一次,用力地盯著她,良久,似乎她被我這種目光瞪得有點不自在,最後她嘆了口氣,說道:「不是所有都是真的……」
  我呼吸急促起來,那就是說,有很多都是真的咯?

  也許……也許剛才的癲狂,並不是我一個人的「幻想」?而是確有其事?
  至少……陶醉的奶罩內衣,她的公公確實是經常能接觸到的!我不由得想起上一次去到陶醉家裏,我在她家衛生間裏的發現,那只洗衣籃中的性感內褲和吊帶襪……原來她的公公也能接觸到啊!

  她的目光亮了亮,順著她的視線,我知道,自己的褲襠以肉眼可察覺的速度,隆起好大一坨。

  「你……好變態……又……又大了……」陶醉的斥責更像是發嗲。

  我嘿嘿笑了起來,大大咧咧地將雙腿分得老開,將硬起來的生殖器對著她,對於我這種ntr中毒已深的心理,我已完全接受,再無羞恥可言。

  「公公他其實……」她臉瞥向一邊,像是在自言自語,將心裏話緩緩說了出來。

  原來,公公和陶醉一樣,身為那場可怕的車禍幸免於難的兩個人,後來都陷入絕大的悲慟之中,妻子和兒子都在同一天去世,畢竟年紀大了,公公比她更慢才走出陰影。

  後來,家族經營的事業在陶醉的支撐下,慢慢回復了正常,直到去年,她公公才慢慢的開始重新接手生意,在陶醉的敘述中,她的公公是一個年富力強的老人,怎麼說呢,年屆六十的他一點都沒有老人特有的遲緩和暮氣,漫長的悲痛中,他表現出來的也只是傷心,而不是頹廢,最終他能完全走出陰霾,也是拜他的堅強性格所賜.

  公公對她也很好,很照顧她,沒有因為那場車禍,而責怪幸存下來的兒媳婦,只不過……有時候,公公也和別的男人一樣,望向陶醉那凹凸有致,隱藏不住的美好身軀的眼神,也會帶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

  這也很正常,公公也是男人,一個雖然年紀偏大,但是身體卻仍稱得上健碩的男人,老婆去世後,生理上的需求很難得到滿足,就像是湖水被隔斷後,水位不停的上漲,總有一天會決堤。

  陶醉不是一個很敏感的女人,她對男人目光投向她的驚艷目光總是不太註意,可是她和公公幾乎是朝夕相處,所以他的一言一行,每一個眼神和動作,她總會稍稍有所察覺,她也想過是不是和可兒搬出去住,可是想到公公畢竟也是個上了年紀的老人,家裏又沒人照顧,而且他也沒有進一步的過激的舉動,搬家的計劃也就作罷了。

  只有一次……那天公公喝醉了酒,生意場上這些應酬是難免的,他吐了自己一身,陶醉幫他換衣服的時候,他意識模糊地竟然將兒媳抱住,老淚縱橫,含糊不清的說:「桃桃,我……好喜歡你……我……我想要你……」

  那次陶醉費了好大的勁,才掙脫了公公的懷抱,可是那孔武有力的臂膀,和炙熱的氣息,至今讓她難忘,事後,公公好像依稀記得那天晚上的唐突舉動,總是不好意思面對兒媳婦,陶醉倒沒有什麼,她很能理解一個喪偶多年的健康老人的需求。

 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,陶醉打掃衛生的時候,鬼使神差地在公公床頭櫃中看到一本記事本,記錄的……竟然……全都是關於自己的事情!

  「桃桃今天穿的很漂亮,她自己都不知道,那條裙子很適合她。」

  「今天是桃桃的生日,我沒有讓阿姨做飯,親自下廚做了她最喜歡的響油鱔絲,不知道她吃出來了沒有?」

  「一家三口去了公園,天氣很好……」

  「可兒脾氣真不好,活像是她爸爸小時候的樣子,又惹桃桃生氣了,我看不下去,罵了可兒幾句,她居然離家出走了!」

  「今天……我不小心……看到……陶醉換衣服……我知道這很不道德,甚至對不起死去的兒子,但是我還是忍不住,沒有把視線挪開,她的脖子,她的背,她的腰臀,她的腿……」

  看到這裏,陶醉羞紅了臉,她的公公居然會用如此翔實的筆法寫出偷窺自己的情形。

  但是再看下去,卻看到「我真的是太無恥了,老天!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!」
  「我今天偷窺了試衣間裏的兒媳,我對不起兒子!我有罪!」

  那天的日記就到這裏,在這頁紙上,有幾處皺掉的圓形痕跡,公公一定是哭了吧,陶醉十分內疚,又有點憐惜,還有點……羞意,不知為何,卻沒有半點反感。

  向後翻去,「桃桃今天又很晚回來,聽她說,是去照顧那個為救可兒而受傷的老師去了,我知道這很怪,可是我依然失眠了,心裏的那種情緒,也許是……
  嫉妒……「

  「桃桃可能是戀愛了,這些年很少在她臉上看到這麼愉悅的神情,我真為她高興,她才三十歲,不應該這麼耽誤她。我應該……支持她!」

  陶醉的眼眶有點濕潤了,想不到公公竟然這麼大度,這麼為自己著想,想到日後夕陽下公公形單影只的寂寥,她的心一下子好像被一只無形的手揪住了。
  翻到最後一頁,「昨天喝酒了,我不應該喝酒的,更不應該喝醉,還是桃桃服侍我上床的,我是不是做了一些身為公公不該做的事情?我一定是說了一些什麼,桃桃今天看我的眼神都有點異樣了,我……我有罪!」

  這是公公第幾次在日記本上寫出「我有罪」這三個字?陶醉自己也數不清了,不過,最後一頁的三個字寫的最大,占了整張紙的三分之二,甚至紙都破了,能想象出公公當時自責的情緒.

  三個字,我有罪!

  在白紙上,簡直觸目驚心!

  公公有罪麼?陶醉合上日記本,關上抽屜,坐在陽臺的沙發上,默默想著。
  她看著我,杯子裏的水已經涼了,她一口都沒有喝,只是陷入記憶,然後自言自語的表達出來,說到這裏,她的眸子不再空洞,向我投來,嘴唇輕輕動了動,問了一句「他有罪麼?」

  我深吸了一口氣,用最決斷的聲音,沈聲道:「沒有!」

  她的眼睛亮了起來,我握住了她的手,「他喜歡你,桃桃,你公公他……喜歡你……」

  說完這幾句話,陶醉渾身顫抖,似乎她早就知道這個結果,只不過終於被一個人捅破了。

  我繼續說:「他雖然喜歡你,但是傳統的思維禁錮了他澎湃的渴望,他希望你得到幸福,自己卻甘心在一旁的角落裏,獨自悲傷和寂寞……」

  「不要再說了……」陶醉喃喃。

  我沒有理睬,繼續用低沈的聲音繼續說道:「你們同甘共苦,你們相知相守,你們相濡以沫,在同一屋檐下,每時每刻都能看到心愛的女人,但是卻沒有辦法表達,只能依靠日記本稍稍緩解心中的苦悶……」

  我走到了她的身後,在她耳邊低語:「這是壓抑人性!世俗的壓力將他的全部愛意都壓抑住了,這樣,他會痛苦,他會苦悶,他會生病,他最終會離開你!
  你希望這樣嗎?「

  「不……」她閉起眼睛,整個人向後靠在我的身上。

  「你的公公好壓抑,他好像被壓的喘不過氣來了,你願不願意幫幫他?」
  「我願意……」

  「他的眼神想沒有任何負擔的在你身上遊移,做為他最最信任,最最親密的兒媳婦,你願意給他看嗎?你的秀發,你的眼睛,你的嘴,你的頸,你的肩,你的奶子,你的腰肢,你的大腿……」

  我越說越慢,順著我說出的一個又一個的身體部位,我從背後,用指尖輕輕的,柔和的劃過她的身體,每到一個地方,我都能察覺到她火熱嬌軀一陣發抖發顫。

  她的喘息聲越來越明顯,高挺的胸部越發的起伏,「好……公公……我讓你看……你不要有負擔……這……這不是什麼錯,我……我也很享受你的目光在我身上遊移的感覺……」

  我一楞,想不到陶醉竟然對公公有如此深的情感,一點都亞於對我的愛,她說「她也很享受公公的目光在身上遊移的感覺」。瞬間,我的血液似乎都流向了肉棒,我悄悄的拉開拉鏈,把肉棒掏了出來,進行最後一步。

  「桃桃……愛你!」我說完後,陶醉回頭,看到了我雄起的生殖器,俏臉上一陣發燒。

  「你……愛我嗎?」

  「愛……」她小聲說.

  「愛的最高境界就是讓彼此獲得最高最好的快樂,毫無保留,毫無怨懟,你……剛剛快樂嗎?」

  「嗯。」陶醉雙腿輕輕攏了一下,還摩擦了一下大腿。

  「那你知道,怎麼樣,才能讓我硬起來嗎?就像現在這樣!你知道怎麼樣才能讓我們獲得剛才那種的快樂嗎?」

  「我知道……」她的目光越來越堅決.

  「那我的結論是,桃桃,你願意做出這個決定,我會很快樂,你也會很快樂,公公……他也會很快樂,沒有人會受到傷害,你說,對嗎?」

  她無聲的點頭,再不猶豫,再無仿徨。

  我忽然佩服起此時我的口若懸河了,平時唯唯諾諾,不善言辭的自己,居然在這種「鼓勵自己心愛女人去取悅別的男人」這件事情上,如此的老練,如此堅決.

  現在的情況是,我能夠通過意淫「陶醉和她公公」的性事,來完成自己的「勃起」,從而占有陶大美人,而現實生活中,陶醉和她公公之間,也確實存在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,而她,似乎也非常享受在同我的交媾中,幻想公公的存在。

  似乎這樣一來,公公真的就通過我的身體來占有她的肉體了,也能稍稍緩解她對於公公的愧疚,也能回答她公公對她無私的愛了!

  哇操!簡直是兩個人都得到了靈與肉的極大滿足了啊!

  要是……要是再進一步的話……我不敢想了,我也不能想了,因為眼前半裸的陶大美人,我的欲火又騰的升起。

  此時陶醉整個上身正伏於床架之上,雪白豐腴的背部,圓聳肥膩的雙乳藏之不住的從兩邊身側流瀉出來,擠壓出一道優美的弧線。

  腰間的曲線流暢自然地蜿蜒到了渾圓的臀部,陶大美人的臀形很美,碩大、豐滿而不顯臃腫,柔軟而富有彈性。

  她轉過頭來,原本清澈的眼眸中已經是蘊滿了欲望,這種狀態任何雄性生物都知道,眼前翹起屁股的陶醉,已經是做好準備了,準備迎接來自她身後男人的操幹,只是不知道,在此刻的她的心中,更想是我,亦或是她公公來完成呢?
  我不管這麼多了,慢慢湊到她臀部的前面,兩瓣雪白、渾厚的肉球誇張的突兀著,已經養育過一個女兒的陶醉髖骨本來就比較寬,此種探身的姿勢使雪白、豐潤的背部和腰部曲線與肥大的臀部形成鮮明的對比,形成視覺的巨大衝擊。
  更誘人的是,那團肥美豐腴,如此如脂似膏,竟在臀丘兩側,形成了迷死人的美臀漩渦.

  我福至心靈,雙手拇指按上了那兩只腰窩,接著肥腰往前一頂,便進入了她那濕潤至極的桃源深處。

  「啊……好深……」陶醉沒有回頭,卻發出動人心魄的呻吟。

  我也有如神助,自己從來沒有想到過,僅憑我原本短小的肉棒,能帶給眼前尤物這麼大的爽快感,原來在NTR的狂歡盛宴中,我得到的,並不僅僅是「勃起」的功能而已,我還打開了另一扇大門,整個人沈浸其中,好似都已脫胎換骨了,最明顯的征兆就是,胯下的肉棒尺寸和硬度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進而散發出勃勃生機!

  「桃桃……你裏面發洪水啦……這麼濕……」我故意壓低聲音,好讓陶醉聽得模糊一點,最好……最好把自己真的當成她的公公!「啊……討……討厭……」
  「你……你是不是故意把內衣放在外面的沙發上的……我……我一直想問你……」

  這一下,陶醉仿佛被刺中了蜜穴的最深處,更有可能是被說中了內心深處最大的秘密,我能感受到她的呻吟聲中蘊滿了巨大的滿足感,甚至有點控制不住的帶出了幾聲哭泣。

  她雲鬢散亂的倩首無力的埋在枕頭裏,我不依不撓的停了下來,湊到她的耳邊追問:「是不是?」

  只看到一片片嬌羞的紅霞不斷攀上她的粉頰桃腮,陶醉的臉龐仿佛要滴出水來一般,不自覺中她微微吐出幾個字:「是……是的……我故意放在……放在那裏……」

  「為什麼?」

  「勾……勾引你……」

  「勾引公公?你可真騷……」

  「我……我就是騷!啊……啊……公公你喜歡我麼!」

  突然陶醉媚叫一聲,一只手探到臀後,抓住了我的堅硬如鐵的肉棒,屁股一前一後,竟然主動套弄起來了!我捧著她的肉臀,兩人的性器緊緊貼合在了一起,我只覺得濕漉漉一片,陶醉兩片肥厚的陰唇緊緊貼在我火燙肉棒的兩側,滑溜溜的,肉乎乎的,一前一後的擠壓蠕動著。

  「你知道我一直喜歡你的……桃桃……」我閉起眼睛,不斷的加強著想象,把自己化身成她的垂垂老矣的公公,因為只有這樣,我的肉棒中才能不斷的迸發出活力,否則……否則就會立馬酥軟下來。

  好在身前的陶大美人無比配合,她回頭嬌媚地瞪了一眼,神情恰到好處,臉上盡是十分醉人的豔霞,成熟動人,風情萬種,嬌媚誘惑!「你不是……已經…
  …占有我了……公公……「說到公公兩個詞的時候,陶醉的聲音甜膩的似乎可以滴出蜜汁來一樣。

  「好……好舒服……你裏面好舒服……夾……夾死公公我了……」我顫聲說道。

  「啊……公公的東西……也好厲害……頂的兒媳婦……的心裏去了……啊…
  …「

  「我……我還想……」

  「還想什麼?」

  「還想摸桃桃你的奶子!」

  「來……來呀……兒媳婦給……給你摸……來……」

  我聳動著下體,一只手卻被身前的女人抓起,她把我的手攀上她那飽滿堅挺的乳房,我把自己想象成她的公公,使勁的揉捏著兒媳婦的胸脯。

  「你的……奶子……好大……好彈……真是一對淫蕩的奶子!」

  「啊……公公你真色……竟然這麼說兒媳婦的……奶子……」

  「是你勾引我的……桃桃我快要到了!」

  「都……都射進來吧……今天是安全期,公公……你……你全部給我吧……  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兒媳婦也來了……桃桃好開心……公……公……」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菊花好养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