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我和黑人床友的往事】(02)【作者:陌生的情人】
【我和黑人床友的往事】(02)【作者:陌生的情人】
字数:545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(2)生日礼物

  自从那次一夜激情后,我们依然会偶尔联系,但是两个人似乎有默契一般绝口不提那晚的细节。(我约过的一些男人很喜欢跟我在短信中回味做爱的过程和感受,或者经常要求我发性感照片、再续前缘。)我们偶尔会聊聊最近看的的新闻、新的电影或者他旅行的见闻(他经常去日本和中国参加一些活动,或是为新店做宣传),却从来没有聊过性爱方面的话题,或是什么时候再次见面之类的事情。

  我还想见他吗?我不知道,有时候我会边想那晚的疯狂边自慰,回想着那根巨大强壮的肉棒蹂躏我洞穴时的感觉。自慰前,我会洗个热水澡,放松身体;也许喝一小杯烈酒,借着酒精的力量让身体燃烧;然后我拉上窗帘,把房间弄得暖和;脱掉浴袍,平躺在床上,开始慢慢抚摸自己的身体。

  我并不满意自己的身材。虽然有人说我性感,但是我自己更中意女人消瘦纤细的身形。可惜我天生大骨架,胸部从青春期发育开始就比别人大,臀部更不用说。这些特点让我在中学时期没少被嘲笑。虽然我腰腹部赘肉不太多,但是中国大陆传统的校服设计只会突出我的宽肩膀和大屁股。

  别看我现在敢在酒吧夜店里搭讪陌生男人,和不同的男人一夜激情。我心里很清楚——这些不过是自卑的反弹罢了。

  我中学时暗恋的男同学,却钟情于同班瘦瘦小小的、身材玲珑的女生。我不敢接近他们,自卑打败了我。

  直到现在,我还是不敢把自己陷入到感情里。

  我自卑又自傲:明明不喜欢自己累赘的胸部,却总是穿低胸的衣服;明明不喜欢过于丰满的臀部,却非要去健身房把它们练得更结实。

  穿着低胸包臀连衣裙的我,好像一个可怜的小丑一样,用滑稽的戏装卖弄自己,就是为了那零星的几声鼓掌。

  我想爱自己的身体,却又没有力气。

  深吸了几口气,把思绪拉了回来。我闭上眼睛,把自己的手想象成男人粗糙的大手。一只手在乳房上游走,间或揉捏几下乳头;另一只手则伸向了双腿之间那片秘密去处。

  我的阴毛不算茂密,但是很长。美国女生流行把阴毛剃光,可是我并不喜欢。一是我私处的皮肤非常嫩,如果被剃刀刮过就会长出小小红疹;二是我不想让私密处皮肤和内裤过多摩擦导致变黑变糙。

  我玩弄着自己那几根最长的阴毛,另一只手继续轻轻揉捏乳头。其实我的乳头不够敏感,我通常不会在那里浪费时间。当我感觉到下面的洞口不再干涩时,我便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那里。

  我把一只手从大腿下面伸过去,手指拨开一边的阴道口。另一只手在里面抠挖了几下,一股汁液迫不及待地涌了出来。我用手指把淫水涂到了阴蒂上,阴蒂立刻变硬了。我用手指在阴蒂上按了按,一阵快感弄得我下身酥酥麻麻的,我不由得浅浅呻吟了几声。

  我依然用手指上下轻柔地揉搓着阴蒂,另一只手拿起手机,点开了一部A片。我喜欢看有大鸡鸡男主的片子,那种视觉刺激能让我下身春水泛滥。

  片子里的女人声嘶力竭地呻吟着,一根大肉棒拼命操着她的小穴。我的洞洞也更加湿润了,开始一张一合。于是我改用一根手指揉搓阴蒂,另一根手指插进了阴道里。

  虽然手指能刺激到G点,终究不如硕大阳具带来的填充感和满足感。于是我从床头柜中拿出了我的震动棒——这根棒子专为G点刺激设计,顶端的蘑菇头能轻易碰到女人的G点,加上震动功能,大概一分钟就能让大部分女人达到高潮。
  可是我喜欢细水长流的自慰,所以我只开了震动的最低档,然后把蘑菇头在洞口轻轻旋转研磨,等更多水流出来时才慢慢插进阴道里。

  我换了个姿势,趴在床上翘起屁股,这样能使震动棒更容易触碰到G点。我用一只手抓住震动棒还留在体外的一端,开始在阴道里旋转抽插。

  如果是和真阳具做爱,最舒服的方式是几浅一深或是大起大落,毕竟鸡巴的硬度还是没法和震动棒相比,而且不会震动。但是身为人造机械的假阳具则非常坚硬,加上震动的频率高,如果也像平时做爱一样大起大落则会伤到自己,也无法体会其妙处。所以用震动棒时,慢慢旋转研磨才是最舒服的玩法。

  快感在一点点增加,我又把震动开大了一档。我把棒子稍稍拿出来了一点,积攒已久的淫水顿时奔涌而出。正在播放的A片里的女主也快被操到高潮了,于是我把棒子的角度稍微调整了一下,让头部可以直接刺激G点,这种方法可以让我一瞬间达到高潮。我让自己的呻吟声释放了出来,达到高潮的那一刻我的身体又开始剧烈抖动,阴部收缩了几下,直接把还在震动的棒子推出了体外。

  关掉了震动棒,我拖着刚刚高潮过的绵软身体去冲了个澡,然后就回到床上心满意足地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是我的生日。我是同一届留学生中为数不多成功留在美国工作的人,相应的,我在这里也没什么知心朋友。这大概是我独自过的第三个生日了吧。
  下班后,我从附近的中国馆子里买了我最喜欢吃的金沙蟹,开了罐啤酒,又放了一部我最喜欢的剧,勉强算是为自己庆祝了一下。

  要不要看看他在不在,顺便打个生日炮?我拿起手机,找到他的号码,然后又放下了。

  算了,万一他说没空,那岂不是自讨没趣?

  我又看了几集剧,就去睡觉了。

  接下来的一天是周五,在我住的这块地方(纽约某区),周五晚上就是各式牛鬼蛇神出来狂欢的时候,空气中弥漫着大麻和酒精的味道。

  我正合计着要不要去酒吧喝一杯,这时候手机响了。原来是他发来的短信:「昨天是你生日吗?」

  「是啊,你怎么知道?」

  「在你Facebook上看到了呀。」

  「哦,原来是这样。」

  「那你庆祝了没有?」

  「庆祝什么啊,老了一岁有什么可庆祝的。」

  「你这个人可真没意思。」

  过了一会儿,他又发过来一条:「10点钟在我俱乐部门口见。」

  「干什么?」

  「你别管了,过来就是了。」

  「是不是要让我帮你们刷盘子?我不去。」

  「你吃错药了吧,十点钟准时。」

  「好吧……」

  算了,反正周五晚上也没事干,去看看他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。

  十点过十分,我到了他俱乐部门口。他正站在外面,手里端着一个小纸盒。
  「你终于到了,不是说好十点整的吗?」

  「唉,纽约的地铁,你懂的。」

  「我拿着这东西一直提心吊胆的,快帮我解决了。」

  「到底是什么啊?」

  「给你庆祝生日。」他打开纸盒的盖子,里面是五个装着琥珀色液体的小杯子。

  「这是……」

  「我店里最好的威士忌,快喝。」

  「这算什么生日礼物啊……」

  「哎呀别浪费时间了,等下被条子看到可就死定了。」说着他把一个杯子硬塞到我手里。在纽约户外携带酒精饮料可是犯法的,没办法,我只好一口喝干。
  不愧是好酒,完全不辣,入口回甘。

  「杯子怎么办?」我问他。

  「扔了,越远越好。」他说。然后他拿过我手中的杯子,用力扔到空旷的人行道远处。

  「这样好吗?」我迟疑着。「过生日就是要做点坏事。来,再喝一个。」说着他又把一个杯子塞进了我的手里。

  两杯喝进去,我已经感觉到酒劲了。「快,把杯子扔出去。」我也学他的样子,把杯子扔到了没人的地方,远处传来玻璃碎裂的清脆响声,他哈哈大笑起来。「好,现在是第三杯。」「就我一个人喝,你都不喝,太不公平了。」「本来就是啊,是你过生日。」「不行,你也得喝。」「好吧好吧。」他只好拿起一杯喝掉,然后立刻把剩下的两个杯子塞进了我手里。「都是你的。」

  唉,看来今天不醉不行了。我喝掉了剩下的酒,然后我们一起把杯子砸了。
 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拉低了我的笑点,我突然觉得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傻透了,不由得和他一起傻笑起来。

  「喂,还能走路吗?」他冲着蹲在地上大笑的我喊道。我摇了摇头,「我们要去哪儿啊?」「去我家。」「不行啊,我喝醉了,走不动了。」

  他把我拉起来,叫了一辆出租车,然后扶着我上了车。车上的汽油味儿弄得我头更晕了,我干脆把头枕在他肩膀上。

  大概十分钟左右,我们到了目的地。他架着我一步一晃地走回了他的寓所。
  因为不是第一次来,我也没跟他客气,直接走进卧室一头栽倒在床上。
  「我去洗个澡,别睡着啊。」

  「好。」我已经醉得不行了,可是我还知道自己在哪里、在做什么,只是实在没法做到「不要睡着」。不到一分钟我就失去了意识。

  等我再次醒来时,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扒得精光,一双大手正揉搓着我的双乳,下面的洞穴也在被一根肉棒用力插入着。

  我条件反射般「啊」得叫了一声,他立刻用嘴唇堵住了我的嘴巴。「嘘,没事没事。」他一边安慰我,下身却丝毫没有放缓。他把我的屁股托起来,用力分开我的双腿,好让鸡巴插得更深。他吻了吻我的嘴唇,又把我的头偏转到一边,开始轻轻吸吮我的耳垂。

  其实我的耳朵也是一个特别敏感的地方,我曾经有过被亲吻耳垂就达到高潮就经历。三重刺激让我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,屁股也开始一挺一挺得迎合他的操干。

  「不是说让你等我,不要睡着吗?我都操了快半个小时才把你操醒。这么不乖,要怎么惩罚你呢?」

  他的嘴唇慢慢向下游移,停在了我的锁骨上。接着,他开始轻轻吻舔着我的脖子。这时候他的手也没闲着,他去床头上摸索了几下,接着我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嗡嗡声。他暂停了抽插,把一个小巧的跳蛋借着我下身泛滥的春水又塞进了我的阴道里。

  本来我的小穴已经快被他的大肉棒插到爆炸了,没想到又被塞进来一枚跳蛋。我发出了痛苦的呻吟,他立刻把震动开大了一点,然后慢慢地开始用肉棒带着跳蛋重新抽插我的阴道。震动带来的酥麻缓和了一点痛苦,我的身体也在拼命分泌爱液;慢慢地,痛苦减轻了,取之而来的是双倍于平时的强烈快感。跳蛋的震动想必也给他带来了一样程度的刺激,他开始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声,原本在我身体上温柔爱怜的吻在此刻也变成了动物样的舔舐和轻咬。

 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突然把鸡巴拔了出来,大口喘着气。「你射了?」我问道。「当然没有。」他一把把我翻转过去跪趴在床上,把跳蛋重新塞了进去。我心里又害怕又期待,后入式能带给我无以伦比的高潮,这次可是还有个跳蛋在里面呢!我会不会爽到昏过去啊?

  他把跳蛋稍微拉出来一点,然后鸡巴顶着阴道上部插了进去。这样跳蛋就直接被压迫到了我的G点上。他开始快速在我的阴道里抽插起来,跳蛋也在鸡巴一进一出的带动下不停地摩擦G点。

  我本来就喝了很多酒,已经有一点点尿意了。这样猛烈的刺激下我感觉到了一阵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——我好像快失禁了。「把跳蛋拿出来,好不好?」我带着哭腔哀求他。「为什么?不舒服吗?」他问道。「不是,我好像……会尿出来……」说完这句话我都羞得快哭了。也是啊,二十几岁的大姑娘被操到尿失禁,怎么想都是超级丢人的吧。

  「我知道,宝贝。没关系,让它出来吧,那并不是尿。」他对我说,我也已经到极限了,果然,好像排尿一样,一股股温热的水流从我的下身喷射了出来…
  …我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大腿,发现都是湿漉漉的。我一个没忍住,委屈地啜泣了起来。

  他有点慌了,手忙脚乱地把跳蛋和鸡巴从我身体里抽出来。「宝贝,你怎么哭啦?发生什么事情了?」

  我只是顾着小声抽泣,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
  他见我没回答,只好胡乱用手摩擦我的后背。突然间,他好像明白了我的心思,把房间里的夜灯打开,说,「我告诉过你不是尿了啊!宝贝,你刚刚潮吹(squirt)了!」

  我回过头去看了一下,果然,床单湿了一大块,他的下半身的体毛上也挂着一些水珠。可是那些水渍是透明无色的。

  「可是,我把你的床都弄得这么湿了。」

  「嘿嘿。」他又发出了那种坏笑。「别担心,我早就在床单下面铺了一层塑料布。」

  「为什么你会知道……」

  「你以为我为什么会逼你喝那么多酒?」

  我恍然大悟,「原来你早就预谋好了!」

  他把我搂进怀里,「宝贝,这是你第一次潮吹吧?」我害羞得点点头,「你怎么知道?」

  「因为很多女人一生都没有潮吹过呀。

  这才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。「他说完便吻上了我的嘴唇,我们的舌头缠绵在一起。我很喜欢轻轻咬他厚厚的嘴唇,他也就随我咬了。

  我们又温存了一会儿,因为湿床单实在不舒服,我们就转移到了沙发上。我帮他把安全套取下来,然后把他有点软下来的肉棒放进了嘴里。我不敢深喉(喝了酒,怕呕吐),只是用舌头在龟头和阴囊之间来回舔着。不一会儿,他的肉棒又恢复了坚挺。这次,他坐在沙发上,让我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面,然后扶着肉棒一点一点地坐了下去。

  这次是我掌握了主动权,我搂着他的脖子,用小穴一上一下地套弄着他的肉棒。我回想起A片里的女主角都喜欢在女上位时转圈扭动腰臀,于是我也试了一下,他发出了满意的哼哼声。可能嫌我动的不够快,他托起我的屁股,开始用力向上顶撞冲刺。龟头直接冲撞着我的花心,让我身体开始抖动,不一会儿就到了高潮。我的高潮持续了很久,我拼命抓着他的肩膀,左右扭动身体,大声急促地呻吟着。他也快受不了了,翻身把我压在沙发上,猛得操了几十下,终于射了出来。

  第二轮结束后,我彻底脱力了。我们就这样搂在一起昏睡了过去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